经济发展新动能折射职场新动向

          经济发展新动能折射职场新动向

         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、经济学家刘元春分析,大学毕业生进军“新一线”城市,将使各个城市之间的发展更趋平衡和互补,一线城市垄断全国大部分优质工作岗位与发展机会的格局,正发生深刻改变。

          经济发展新动能折射职场新动向

            新华社北京3月28日电题:经济发展新动能折射职场新动向  新华社记者周蕊、黄浩苑、陈晨  在国家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推动下,经济发展新动能加速成长。

          高技术制造业、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、装备制造业、电子商务等蓬勃发展,对劳动者的技能和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。经济发展新动能给就业市场带来哪些变化和热点?  降:上海、广东等地制造业用工需求减少  制造业是传统的用工大户,但是制造业大省广东自2016年开始,全省第三产业用工需求占市场总需求的%,首次超过了第二产业。

          东莞、广州等城市用工需求的变化更明显。  东莞市虎门镇是闻名的服装产业基地,与去年相比,今年虎门镇普工类需求下降了%。

          “从2014年9月至2017年1月,东莞申报‘机器换人’专项资金项目共2698个,新增设备仪器76315台(套),减少用工近20万人。

          ”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副局长吴柏安说。  据介绍,2017年纳入广州市就业培训信息系统发布岗位需求中,广州市第一、第二、第三产业用工需求占比分别为%、%和%。  不仅广东制造业用工需求下降,上海制造业登记就业人数也总体呈现震荡下行的趋势,制造业对于吸纳就业的贡献有所下降。根据上海市人社部门报告,从制造业的行业细分情况来看,纺织服装、服饰业的登记就业人数降幅,高于制造业登记就业人数的总体下降幅度。  专家指出,广东、上海等地制造业用工需求下降,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、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性因素密切相关。由于产业结构的调整,制造业企业纷纷上马新技术、新设备、改造生产流程,“机器换人”大大减轻了对劳动力的依赖。同时,也有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客观性影响。  增:新兴产业用工需求增长  去年我国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、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%、11%和%,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快个、个和个百分点。新兴产业的蓬勃发展,拉动这些产业的用工需求持续增长。  据上海市人社部门介绍,在制造业登记就业人数在震荡下行的趋势下,上海的医药制造业、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登记就业人数逆势上升。  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新旧动能转换加速等带动,2017年,陕西全省战略性新兴产业附加值增速达%,高于规模以上工业个百分点。  经济结构的不断向好也体现在就业市场上。记者在陕西西安、安康等地采访发现,今春陕西高端装备制造、智能汽车、物流配送、电子商务、通讯技术等新兴产业用工需求活跃。“除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需求旺盛外,中兴通讯、比亚迪、国水风电等大型企业一直在招人。”西安市职介中心工作人员说。  “互联网人才从网店营销人员扩展到了需要精通外贸英语的专业人员,需求进一步扩大,大有与传统产业并驾齐驱之势。”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张洪峰说,互联网、美丽经济等新兴产业的用工需求持续增加,用工层次不断提升。  高:求职者文化程度提高  高新技术产业、新兴产业的发展,对劳动者的技能和素质也提出了更高要求。受此影响,上海、广州等地求职者的文化程度和素质也在提升。  上海市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赵建德介绍,目前在沪外来务工人员总数在600万至630万人,新生代农民工的文化水平和技能基础比上一代高,基本接受过初中以上的教育,以职业院校毕业生居多。  “数据显示,上海外来务工人员中,具备初级以上职称的已经占到59%,而且还在逐年提升。他们对自己的定位也在改变,从以‘打工赚钱’逐步变为‘寻求自我’。”赵建德说,《上海市就业景气指数报告(2017)》显示,上海大专以上学历的劳动者所占的比重稳步上升,较5年前增加一成,劳动者的素质不断提升。  “过去企业最缺普工,无学历无技能都没有关系,进场招聘的企业都准备了大巴车,一旦招到人就马上带回厂里入职上岗。”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主任李汉章说,随着企业加快升级转型,对工人的素质和技能提出了更高要求。  据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调查,广州今年大专学历的求职者占比首次超越高中/中专/中技学历的求职者,占据求职主体地位,两者占比分别为%和%,这是该中心成立16年以来首次出现这一情况。中等教育水平以上的求职者累计占全部受访对象的六成。(责任编辑:冯倩敏)。

          (责任编辑:admin )